中新網12月16日電 據美國媒體報道,法國和德國向來強烈捍衛在橫跨26個歐洲國家的申根區內免簽證自由旅行,但現在兩國卻呼籲改變這項措施,以遏制越來越多歐洲人到伊拉克和敘利亞發動聖戰。
  除了法國和德國之外,還有其他國家也正面臨如何解決本國公民到海外發動聖戰的問題。
  非申根區的英國預計在下個月公佈一項法案,依照新的規定,與武裝組織有聯繫的英國公民,其護照將被扣押或註銷,那些到海外參與戰鬥的英國公民將無法回國,成為無國籍人士。
  英國首相卡梅倫說,應對外國戰士加劇中東衝突的挑戰,“我們沒有逃避的權利”。
  極端分子返國後發動恐怖攻擊
  加入激進組織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戰鬥的西方人士有如定時炸彈。今年五月,阿爾及利亞裔法國籍男子邁赫迪楨·穆什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猶太人博物館開槍掃射,造成四人喪生,成為第一名曾在敘利亞與伊斯蘭國武裝份子一同戰鬥然後在歐洲發動攻擊的西方自願者。
  這起事件讓人們更加警覺,有越來越多自願參加聖戰的外國戰士在返國後發動恐怖攻擊,也為長久以來聖戰士與西方國家之間的戰爭開啟新的一頁。歐洲政府正在苦思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所採取的策略包括情報分享以及監控地方上的穆斯林人口。
  早在布魯塞爾槍擊案發生之前,當預估有1.5萬名外國戰士,其中包括至少3千名西方人士返國時,人們的不安就已經升高,擔心這些人不只危害中東地區的穩定,也可能對西方國家造成后座力。
  已退休的前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馬丁芮爾登表示,人們不應低估此事對西方國家造成的威脅。
  在紐約時報撰文評論的兩名歐洲學者表示,曾經到過敘利亞的西方聖戰士在返國後不太可能發動恐怖攻擊。
  不過也有其他分析人士不同意他們的說法。
  挪威國防研究機構恐怖主義項目主任艾格阿莫的研究發現,在1990年到2010年之間,平均每九名曾到海外--主要是阿富汗和巴爾幹地區--參與聖戰的西方外國戰士,就有一名在返國後成為國內的恐怖份子。
  一些分析人士擔心,到伊拉克和敘利亞參與聖戰的外國戰士返國後成為恐怖分子的比例可能會更高,因為他們在出發前看來比上一代更為激進。
  今年5月,在佛羅里達州出生的阿布沙哈成為第一個被人所知的在敘利亞戰鬥的美國人,升高了美國對聖戰士返國後造成威脅的憂慮。
  今年22歲的阿布沙哈對敘利亞政府軍執行自殺炸彈任務,在敘利亞西北部城市埃得裡布引爆一個卡車炸彈。
  最令西方情報部門驚訝和擔心的是,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外國戰士,大多過去都是無名人士,他們以前不在情報監控的名單上。
  分析人士指出,對一些歐洲小國來說,掌握哪些本國公民前往海外發動聖戰的挑戰更為艱鉅,因為這些國家的情報資源更少,能夠監控的範圍也更小。
  歐洲探討如何對待從返國的伊斯蘭教徒
  在敘利亞的歐洲伊斯蘭武裝分子人數創下歷史紀錄,前往阿富汗的人數大幅遞減,沒有人聲稱掌握確切的數字,法國擁有歐洲最多的伊斯蘭教人口,大約有500萬人,據信至少有700名年輕的法國伊斯蘭教徒曾在敘利亞戰鬥,英國官員表示,至少有500名英國人曾經到敘利亞參與聖戰,但實際數字可能還要更多。
  根據一家安全顧問公司的報告估計,大約有3000名來自西方國家的戰士曾經到敘利亞與伊斯蘭極端份子掌控的叛軍組織一同戰鬥。但這份報告是在今年五月發佈的,自從“伊斯蘭國”(IS)宣佈成立以來,外國戰士的人數快速增長。
  歐洲各國已經召開一系列跨國部長級和資深情報官員會議,試圖協調各國之間的反恐策略,焦點集中在情報分享,以及如何應對這些返國的聖戰士,是否應該以參與外國戰鬥的罪名逮捕並起訴這些人,將他們逮捕入獄是否會使他們變得更激進、更有決心攻擊西方國家,以及要求他們接受去激進化教育項目是不是一個更好的方法。
  總部位於倫敦的激進化國際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馬哈爾表示,政府在應對那些被外國聖戰組織吸收但尚未離境的人士或是處置那些已經返國的聖戰士時,不應完全依賴懲罰措施。研究顯示,只有少數外國戰士在回國之後成為恐怖分子,因此針對目標進行去激進化教育,而非全面判刑,才是減少潛在風險的適當方式。
  但是馬哈爾同意,政府應該加強賦予安全部門權力,能夠在這些可能成為外國戰士的人離境之前就阻斷其旅行計畫。
  這正是巴黎和柏林所希望做的。法國和德國政府希望在申根區國家間進行更多的機場檢查,並呼籲建立一個歐洲乘客即時資料庫,以提供安全部門追蹤恐部分子嫌疑人的行動,法國內政部長卡斯納夫向媒體表示,這項措施刻不容緩。
  德國內政部長德梅齊埃表示,已經有三千名戰士離開歐洲發動聖戰,我們不希望歐洲成國恐怖主義的輸出國。  (原標題:歐洲各國出招應對IS威脅 不願變恐怖主義輸出國)
創作者介紹

收納箱

ve81venc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